江南(01366-HK)极力洗脱高度集中 最终徙劳?
简介
江南集团(01366-HK)会否重新获纳入MSCI环球可投资市场指数?目前仍不得而知,但是不可以忽略公司在过去多年来,解决股权高度集中问题而作出的努力。这不是夸夸其谈,而是该公司自2012年9月10日,遭到证监会指出公司出现股权高度集中现象後,终於解决有关问题。 可是若投资者多翻查江南的资料时,便可以发现该公司在2012年4月20日上市,即迄今上市只多於5年,在上市後不足5个月,即被证监会点名指出公司股权高度集中。当时江南的股权集中至哪一个程度?据该公司於9月19日发出的公告,11名股东持有2.98亿股,即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19.42%,而两名主要股东则合共持有78.79%股权,即13名股东合共持有公司已发行股本的98.21%,在街外流通的股份数目为2752.8万股或1.79%。 为解决股权高度集中问题,江南已先後通过两次配股,以及透过发行代价股份方式进行收购,以扩大股东数目。 据公司於2015年8月6日发出的公告显示,以先旧後新方式配股後,大股东芮氏家族的持股比例已降至41.6%,连同时任主席芮福彬的女婿,兼公司执行董事储辉持有的4.1%股权,即整个芮氏家族在公司持股比例降至不足5成,而公众股东持股比重已超过50%。 据江南於5月8日发出的公告,指出芮福彬、其子芮一平及现任公司主席储辉,合共持有该公司45.85%股权。 江南努力解决股权高度集中问题,其中一个原因与MSCI指数在去年将该公司剔出MSCI中国指数有关。去年2 月,合共18间上市公司被剔出MSCI中国指数,原因是有关公司曾被证监会点名为出现股权高度集中的公司。若要再次获得制作MSCI指数的公司垂青,便要符合其要求。 据江南最新公布指出,截至今年3月底时,其自由流通股权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44.5%,而外资纳入因子为0.45,自由流通经过整市值为2.52亿美元。由於外资纳入因子要等於或大过0.15,江南看来已符合一定条件。 可是在本月的季度检讨,江南能否获纳入其中,外界难以预测。 更何况对於投资者而言,江南是否再次获得MSCI指数垂青属其次,最重要仍是业绩表现如何。该公司截至去年底的业绩出现倒退,营业额按年跌0.6%至91.11亿元呎人民币,毛利减少8.4%至13.58亿元人民币,拥有人应占溢利按年跌24.4%至5.31亿元。导致盈利倒退原因,在於销售及经销费用、行政开支及其他亏损金额均按年增加,特别是行政开支升幅达到30.7%至2.34亿元人民币,若此成本无法控制,未来江南会否再次为投资者交出成绩,实属未知数。唯一庆幸之事,在於末期息维持在0.031元,可是当业绩未能翻身,维持股价金额难度只会不断增加。届时投资者又应如何评价江南呢?
投资先机 >> 港股解码 >> 江南(01366-HK)极力洗脱高度集中 最终徙劳?
江南(01366-HK)极力洗脱高度集中 最终徙劳?
简介
上传时间:2017-05-10 19:21
江南集团(01366-HK)会否重新获纳入MSCI环球可投资市场指数?目前仍不得而知,但是不可以忽略公司在过去多年来,解决股权高度集中问题而作出的努力。这不是夸夸其谈,而是该公司自2012年9月10日,遭到证监会指出公司出现股权高度集中现象後,终於解决有关问题。 可是若投资者多翻查江南的资料时,便可以发现该公司在2012年4月20日上市,即迄今上市只多於5年,在上市後不足5个月,即被证监会点名指出公司股权高度集中。当时江南的股权集中至哪一个程度?据该公司於9月19日发出的公告,11名股东持有2.98亿股,即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19.42%,而两名主要股东则合共持有78.79%股权,即13名股东合共持有公司已发行股本的98.21%,在街外流通的股份数目为2752.8万股或1.79%。 为解决股权高度集中问题,江南已先後通过两次配股,以及透过发行代价股份方式进行收购,以扩大股东数目。 据公司於2015年8月6日发出的公告显示,以先旧後新方式配股後,大股东芮氏家族的持股比例已降至41.6%,连同时任主席芮福彬的女婿,兼公司执行董事储辉持有的4.1%股权,即整个芮氏家族在公司持股比例降至不足5成,而公众股东持股比重已超过50%。 据江南於5月8日发出的公告,指出芮福彬、其子芮一平及现任公司主席储辉,合共持有该公司45.85%股权。 江南努力解决股权高度集中问题,其中一个原因与MSCI指数在去年将该公司剔出MSCI中国指数有关。去年2 月,合共18间上市公司被剔出MSCI中国指数,原因是有关公司曾被证监会点名为出现股权高度集中的公司。若要再次获得制作MSCI指数的公司垂青,便要符合其要求。 据江南最新公布指出,截至今年3月底时,其自由流通股权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44.5%,而外资纳入因子为0.45,自由流通经过整市值为2.52亿美元。由於外资纳入因子要等於或大过0.15,江南看来已符合一定条件。 可是在本月的季度检讨,江南能否获纳入其中,外界难以预测。 更何况对於投资者而言,江南是否再次获得MSCI指数垂青属其次,最重要仍是业绩表现如何。该公司截至去年底的业绩出现倒退,营业额按年跌0.6%至91.11亿元呎人民币,毛利减少8.4%至13.58亿元人民币,拥有人应占溢利按年跌24.4%至5.31亿元。导致盈利倒退原因,在於销售及经销费用、行政开支及其他亏损金额均按年增加,特别是行政开支升幅达到30.7%至2.34亿元人民币,若此成本无法控制,未来江南会否再次为投资者交出成绩,实属未知数。唯一庆幸之事,在於末期息维持在0.031元,可是当业绩未能翻身,维持股价金额难度只会不断增加。届时投资者又应如何评价江南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