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國懸峙國會 又關李嘉誠事?
簡介
英國國會選舉結束,結果顯示執政保守黨無法在國會內取得逾半數議席,英國出現懸峙國會局面。不要以為英國國會懸峙只會當地政局帶來變化,同樣對資本市場帶來影響。隨著保守黨無法取得逾半數議席,英國與歐盟之間在脫歐談判上,將出現更多變數,對處於逐步復甦的環球經濟而言,屬負面消乘。同時亦會波及英鎊匯價,對本港上市公司同樣產生負面影響。 英國出現懸峙國會,不利英鎊匯價走勢,英鎊兌美元今日曾失守1.27水平,歐元兌英鎊則升穿0.88水平。反映出投資者看淡英鎊前景。鎊匯下跌,對註冊地為英國的匯豐控股(00005-HK)及渣打集團(02888-HK)當然帶來負面影響;亦會波及長和系等近年在英國發展的企業利潤表現。 長和系近年屢次在英國作出數以百億元計算的投資。目前長和系已成為英國最大的海外投資者,在當地擁有電訊﹑碼頭﹑公用事業及零售業務等。隨著多年發展後,英國已成為長和系其中一個主要收入來源。據長和(00001-HK)在2016年的全年業績內顯示,英國地區業務佔長和整體收入的21% 在除稅﹑息﹑折舊及攤銷前溢利(EBITDA)及除稅﹑息前溢利(EBIT),英國地區業務貢獻更明顯,分別佔去年長和整體EBITDA及EBIT的33%及36%。若非去年收購當地移動電訊商O2失敗,相信英國業務對長和的貢獻肯定不止上述水平。 長和鍾情英國投資市場環境,促使該公司不斷在當地物色投資機會,不過英鎊匯價回落,卻對長和的利潤表現產生負面響。去年英國地區分別為長和帶來305億元EBITDA貢獻,以及225億元EBIT貢獻,可是匯價變化分別對EBITDA及EBIT產生40億元及30億元影響。這當然與長和的業績報表是以港元入賬有關。因為港元與美元掛鈎,英鎊兌美元貶值,自然兌港元也下跌,長和系從英國地區業務收取的英鎊收入,折算成港元時切必然減少。 長和系主席李嘉誠更在業績報告內指出,若非受到歐元及英鎊的匯率影響,長和去年全年每股經常性盈利及每股盈利增長幅度,並非分別是4%及6%,而是10%以上。 另一方面長和在去年亦調整了其債務組合,將美元債務比重提高了5個百分點至41%,反而降低了英國債務比重4個百分點。 調整債務組合的效果,相信會在未來利息開支上顯現。 其實在長和系以外,近年已有多間上市公司在英國物色投資項目,當中包括華人置業(00127-HK)﹑爪哇控股(00251-HK)等。 可是英鎊貶值絕非單方面屬壞事。對於日後有意進入英國市場的海外企業言,英鎊貶值可以降低其投資成本,去年7月軟銀便乘英鎊貶值15%帶來的時機,斥資320億美元購入英國晶片生產商。同時英國本土出口商亦從鎊匯貶值而受惠,Burberry便在去年預告截至今年3月底止的財政年度盈利增加。可是鎊匯貶值亦促使企業從當地收取的收入,折算成港元出現跌幅。所以有關英鎊貶值最終對上市公司利潤的影響,仍要視乎上市公司如何匹配其債務及資產組合。
投資先機 >> 港股解碼 >> 英國懸峙國會 又關李嘉誠事?
英國懸峙國會 又關李嘉誠事?
簡介
上傳時間:2017-06-09 17:53
英國國會選舉結束,結果顯示執政保守黨無法在國會內取得逾半數議席,英國出現懸峙國會局面。不要以為英國國會懸峙只會當地政局帶來變化,同樣對資本市場帶來影響。隨著保守黨無法取得逾半數議席,英國與歐盟之間在脫歐談判上,將出現更多變數,對處於逐步復甦的環球經濟而言,屬負面消乘。同時亦會波及英鎊匯價,對本港上市公司同樣產生負面影響。 英國出現懸峙國會,不利英鎊匯價走勢,英鎊兌美元今日曾失守1.27水平,歐元兌英鎊則升穿0.88水平。反映出投資者看淡英鎊前景。鎊匯下跌,對註冊地為英國的匯豐控股(00005-HK)及渣打集團(02888-HK)當然帶來負面影響;亦會波及長和系等近年在英國發展的企業利潤表現。 長和系近年屢次在英國作出數以百億元計算的投資。目前長和系已成為英國最大的海外投資者,在當地擁有電訊﹑碼頭﹑公用事業及零售業務等。隨著多年發展後,英國已成為長和系其中一個主要收入來源。據長和(00001-HK)在2016年的全年業績內顯示,英國地區業務佔長和整體收入的21% 在除稅﹑息﹑折舊及攤銷前溢利(EBITDA)及除稅﹑息前溢利(EBIT),英國地區業務貢獻更明顯,分別佔去年長和整體EBITDA及EBIT的33%及36%。若非去年收購當地移動電訊商O2失敗,相信英國業務對長和的貢獻肯定不止上述水平。 長和鍾情英國投資市場環境,促使該公司不斷在當地物色投資機會,不過英鎊匯價回落,卻對長和的利潤表現產生負面響。去年英國地區分別為長和帶來305億元EBITDA貢獻,以及225億元EBIT貢獻,可是匯價變化分別對EBITDA及EBIT產生40億元及30億元影響。這當然與長和的業績報表是以港元入賬有關。因為港元與美元掛鈎,英鎊兌美元貶值,自然兌港元也下跌,長和系從英國地區業務收取的英鎊收入,折算成港元時切必然減少。 長和系主席李嘉誠更在業績報告內指出,若非受到歐元及英鎊的匯率影響,長和去年全年每股經常性盈利及每股盈利增長幅度,並非分別是4%及6%,而是10%以上。 另一方面長和在去年亦調整了其債務組合,將美元債務比重提高了5個百分點至41%,反而降低了英國債務比重4個百分點。 調整債務組合的效果,相信會在未來利息開支上顯現。 其實在長和系以外,近年已有多間上市公司在英國物色投資項目,當中包括華人置業(00127-HK)﹑爪哇控股(00251-HK)等。 可是英鎊貶值絕非單方面屬壞事。對於日後有意進入英國市場的海外企業言,英鎊貶值可以降低其投資成本,去年7月軟銀便乘英鎊貶值15%帶來的時機,斥資320億美元購入英國晶片生產商。同時英國本土出口商亦從鎊匯貶值而受惠,Burberry便在去年預告截至今年3月底止的財政年度盈利增加。可是鎊匯貶值亦促使企業從當地收取的收入,折算成港元出現跌幅。所以有關英鎊貶值最終對上市公司利潤的影響,仍要視乎上市公司如何匹配其債務及資產組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