逃離東北的年輕人:家鄉是用來懷念的,不宜久留

2021年03月01日 12:00

他們都是走出家鄉,在外打拼的東北年輕人。阿祖兜裡只剩10塊錢,他必須挺過三天,挨到結款的日子。他說,東北是那個受到委屈時,心裡最常想起的地方。 晚上,雷哥又在酒吧唱了4個小時,已經很疲憊,嗓子要冒煙了。買醉的客人不管這些,推推搡搡,拉著他喝酒。雖然內心抗拒,他還是接過酒杯,灌了下去。午夜,他拿著120塊錢酬勞,走出酒吧,定定神,把糟心事都留在那扇門裡。 薇薇接到房東通知,一周後必須搬走,這是她連續第三個沿街找房的夜晚了;北漂八年,深漂兩年,高興終於拿到深圳戶口,她覺得自己不再漂泊;父親去世後,鄭剛猶豫著,要不要留在東北老家陪母親,可母親堅持讓他回上海打拼。 雷哥現居北京製片人,2009年,他從東北來北京上大學,音樂專業。他做過各種事兒,在劇組幫人拍照、做外模經理人、在後海的酒吧唱歌、在秀水街賣玉石、做文案、PUA培訓和製片人,拍電影賠了不少錢。 如果讓他重新選擇,他還是會想盡辦法一定要離開東北。上大學走出來,想法很純粹,就是覺他我想要的東西離我很遠,應該在北京、上海這些地方。好多人會說:“在北京能賺多少錢?實在不行就回東北吧。” 其實不是賺錢多少的問題,是你看到的人和事、接觸到的資訊不一樣,所見到的一切都是在給自己標價。 家鄉是用來懷念的,不宜久留

相關新聞